首页 > 今日潍坊 > 新闻 > 正文

潍坊尿毒症小伙卖肉饼攒钱换肾 每天凌晨4点半起床张罗出摊

核心提示: 29岁的临朐小伙李军杰4年前患上尿毒症,原本贫困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可是为了今后的生活,为了爱情,他想为自己换一个肾。为了这个理想,李军杰每天凌晨四点半就起床准备卖里脊肉饼,可是卖里脊肉饼挣的钱和换肾的费用比起来犹如杯水车薪。李军杰坚持着,他期待奇迹的出现。'

QQ截图20160713151513

 

QQ截图20160713151525

 

29岁的临朐小伙李军杰4年前患上尿毒症,原本贫困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可是为了今后的生活,为了爱情,他想为自己换一个肾。为了这个理想,李军杰每天凌晨四点半就起床准备卖里脊肉饼,可是卖里脊肉饼挣的钱和换肾的费用比起来犹如杯水车薪。李军杰坚持着,他期待奇迹的出现。'

突然看不清东西 一查得了尿毒症

7月11日下午5点,4个小时的血液透析结束后,李军杰站上透析室门口的体重秤,接着在身后的患者体重记录本上写下“52公斤”。这个29岁的临朐小伙看上去比他轻盈的体重更加瘦弱。“得了这个病,很多东西都不能吃”,李军杰对记者说,声音很无力。然而,4年前的李军杰并不是这样。

命运的转折点出现在2012年12月,当时他正在诸城跟人干建大棚的活。“干着活,眼睛突然看不清东西了”,李军杰说。他去了趟医院,医生给他量了血压,发现高压到了200多。“医生说,住院吧,肯定有问题”,李军杰回忆,接着医院给他做了一个更细致的检查。“医生说我是慢性肾衰竭,也就是尿毒症,我说不可能”,李军杰清楚地记得,那一天外边下着鹅毛大雪。

“我这么年轻,这么壮,怎么可能得尿毒症,一定是医院搞错了”,李军杰打死也不相信自己的命里会有这样的安排。李军杰在哥哥的陪同下又去了好几家医院复查,可结果都一样。

命运似乎对他有些残忍。1999年,在他12岁的时候,母亲因患胃癌撒手人寰。之前为给母亲治病,家里欠下一屁股债,为了不给家里再增添负担,李军杰小学毕业后就永远地离开了校园。此后,他在老家陪父亲种过地,去山西的煤矿上挖过煤,到处打过工,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原本以为,靠着自己的双手、靠着一膀子力气、靠着勤劳,生活能更加美好。不曾想,老天在他最美好的年纪跟他开了一个如此残酷的玩笑。

2013年7月,李军杰正式开始透析。这是目前绝大多数尿毒症患者维持生命的唯一方法。在插管透析两个多月后,医生在他的手臂上做了一个动静脉瘘手术,方便他长期透析。

现在,李军杰每隔一天就需要透析一次。每次看着连接自己身体的复杂仪器,李军杰知道,自己的命运和生活已经彻底改变了。

为挣钱治病 摆摊卖里脊肉饼

长期的透析,对一个原本就贫困的家庭来说,无疑是个无底洞。李军杰告诉记者,一开始他在临朐当地一家医院透析,三年花了四万多元,这还是每年自费交九千多元医保报销后的费用。李军杰觉得临朐的透析效果不好,皮肤越来越黑,就于2016年3月底在潍城区仓南街春鸢路附近租了间房,并于4月转到潍坊一家医院。

透析、吃药都需要钱,挣钱成了李军杰来潍坊后最要紧的事。“卖里脊肉饼去吧,一个病友建议我”,李军杰说。透析的这几年里李军杰认识了不少尿毒症患者,他们建了一个群,在虚拟的世界里大家同病相怜,也互相鼓励。其中一个病友新开了一个饭馆,就把曾经做里脊肉饼的炉子送给了李军杰。

李军杰把炉子装在了自己的三轮摩托车上,家伙有了,可不会做啊。李军杰又花了2000元拜了个师傅教他怎么做饼,怎么烤里脊。“学费本来得三千,人家知道我是尿毒症就少要了一千”,尽管很多人都觉得他拜的这个师父问他要这么多钱有些不地道,但李军杰仍很知足。

李军杰租住的房子附近有几个大小区,每天早上很多人都在路边买早餐。他也把自己的里脊肉饼摊摆在这里。一开始的时候,他每个月需要交300元的管理费,后来收费的人得知他有尿毒症,就免了他的钱。

为了多挣点钱,李军杰每天凌晨四点半就起床准备出摊,为节省成本,里脊都是他买好肉自己腌制,饼也是自己烤。“出摊的时候就差不多6点了,只能卖到8点,过了8点城管就来撵了”,李军杰无奈地说。只有短短两个钟头,加上同类型的小吃摊太多,李军杰平均每天只能卖出十几个,三块五一个,一天也就能卖三四十元钱,除去成本,也就挣二十来块钱。

李军杰一度不想干了,可是有没有其他事情可干,“起码能挣出自己的吃的,至少有里脊肉饼吃”,李军杰安慰自己。

“我想换肾,我想活下去”

而让李军杰选择坚持的另一个信念是:换肾。

李军杰早就打听好了换肾的费用,大概需要三十多万元。为了筹到这笔钱,李军杰还在“轻松筹”上发起了众筹,可惜仅筹集了一万九千多元。“父亲已经六十多岁了,哥哥是个电焊工,姐姐没有工作,我从来没想过靠他们,他们也无力帮我”,李军杰说,他想靠自己筹到这笔巨额手术费。他甚至去找过工作,但他这样的情况,没有单位愿意要他。

让李俊杰放心不下还有他的女朋友。“在我患病之前我们就认识了,我们感情很好,可是她家里并不是很同意,我又得了这病,她家里更不会同意了”,李军杰伤感地说。李军杰主动提出分手,“我不能耽误她”,可是女孩并没有离开,这让李俊杰很是感动。“为了她,我更下定决心要换肾,这样才有希望和她在一起”,李军杰满是憧憬地说。

然而,在冷酷的现实面前,李军杰的愿望显得苍白无力。“得这种病的人太多了,你看看这透析室里躺着多少人?”,李军杰也觉得换肾的想法像登天一样难,就算有钱了,还得有合适的肾源,这更是难上加难。

“等吧,我们病友群里有一个人前不久换肾成功了”,李军杰充满羡慕地说。

如果您想帮助这个小伙请联系我们。也可直接捐款至李军杰中国建设银行的账户:6217002200016615922  本报记者 蔚晓贤 马媛媛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杨鹏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