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潍坊 > 每周精彩 > 正文

攀行在炙热60℃车皮上

核心提示: 28日清晨,一阵急雨过后,太阳再次炙烤着大地,气温迅速升高。青岛西车务段潍坊西站的调车员们头顶烈日,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身穿黄色长袖工作服、头戴安全帽,肩挂2斤重对讲机,行走在滚烫的铁轨上。他们手上总是带着染满油污的手套,随时准备抓稳发烫的扶手,攀上温度能超过60℃的列车车皮,观察现场情况,以完成车辆解体、编组等工作。入伏后,白天的最高气温在35℃左右,经一天暴晒的铁路表面温度能达60多度,而调车员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往往一干就是10个多小时。

QQ截图20160729094916

 

28日清晨,一阵急雨过后,太阳再次炙烤着大地,气温迅速升高。青岛西车务段潍坊西站的调车员们头顶烈日,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身穿黄色长袖工作服、头戴安全帽,肩挂2斤重对讲机,行走在滚烫的铁轨上。他们手上总是带着染满油污的手套,随时准备抓稳发烫的扶手,攀上温度能超过60℃的列车车皮,观察现场情况,以完成车辆解体、编组等工作。入伏后,白天的最高气温在35℃左右,经一天暴晒的铁路表面温度能达60多度,而调车员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往往一干就是10个多小时。

攀爬到车皮上一“贴” 就是半小时

“三车、一车、停车!”今年37岁的涂小平是其中一名调车员,28日,记者在潍坊西站其中一个货场见到他时,他正攀在火车车皮上,眼睛专注地望向前方,并用标准的作业术语告诉调车长运行车辆与停留车辆的距离,调车长再按照他报出的车距反馈给司机,控制连挂速度,下达减缓车速或者停车命令。随着车辆停稳,两辆车厢的挂钩“嘎巴”一声准确无误地扣在了一起。

车子停稳后,涂小平熟练地爬下车皮,此时他的后背已经完全被汗水打湿,额头上的汗流下来糊住了眼睛,他赶忙用袖子擦了擦,又忙着检查接口情况。所有工作完成后,他又抬腿沿着车头方向走去,他需要扒在车头上跟随车头一起回到西站,然后解体和编组其他车厢。“这里是潍坊西站的其中一个货场,很多到达西站的火车需要进行作业,就要根据货物种类以及作业性质分配到不同的线路上,到达不同的货场进行作业。”涂小平说,他们的任务就是来回“押运”这些车厢。

潍坊西站到各个货场的距离长短不一,但是都在两三公里左右,调车员扒在火车车皮上从西站达到货场的时间在二十分钟到三十分钟之间。也就是说,他们在火车上经常一“贴”就是半个小时。“每年夏天是一年当中最难熬的时间。”涂小平说,入伏以后白天最高气温在35度左右,列车表皮和铁轨温度经过长时间暴晒能达60多度,为防止被滚烫的车皮烫伤,调车员要“全副武装”,套上黄色长袖工作服,犹如置身在“高压锅”内。“我们虽然穿的鞋都是高温耐磨的,但是踩在滚烫的铁轨上还是会感觉鞋子像被融化了似的。”涂小平一边说着,一边擦去脸上的汗珠,就在前几天,他刚刚因为高温中暑,经过短暂休息又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

每天还得 步行十几公里

尽管很多市民对铁路“调车员”这个职业很陌生,但他们的工作却与大家的生活息息相关,粮油、铁煤、化工原料等物资都靠他们的调度输送到全国。

青岛西车务段潍坊西站是火车货运车,每天有大量货运火车在这里进出站,而调车员肩负着分运行列车的编组、解体、转线,车辆的摘挂、取送、转场出入段等任务。他们穿梭于移动的车辆之间,把一辆辆车连接成车列,把一列车拆分成一辆辆车……铁路调车员被称为铁路机车车辆“编程师”,也是铁路系统内劳动强度较大、工作危险性较高的作业工种。由于调车工作具有全天候动态作业的特点,不管是炎炎夏日还是风霜雨雪,调车人员都需在露天场所24小时倒班不间断作业。同时,在调车作业中,调车人员往往要在移动的车列中进行瞭望、摘钩、连挂等工作,工作充满了危险性。

“因为要来回调度车厢,除了攀爬在车皮上以外,其他时间都是步行的。”涂小平说,现在为了安全作业,统一要求上交手机,不允许在工作中使用手机。以前还允许使用手机时,他曾经用手机上的软件测试过,自己平均每天步行两万步左右,换算成里程就有十几公里。

寒冬作业,手套常与

扶梯冻结在一块

“在很多人看来,调度着将列车拉来拉去应该不是太费劲的事,但实际操作流程却是非常繁琐。列车移送过程中,他们要充当司机的眼睛,攀爬在列车外部进行安全瞭望,查看与前车距离的同时,还要确保列车前方没有人和物影响列车行进。”夏春华是这个班组的调车长,要负责班组具体的作业指挥、人员安排和安全等事宜。他说,由于是直接接触列车这类大型机械作业,一不小心就会酿成人身伤害事故,因此对安全的要求非常高,操作过程中精神要高度集中的,特别是晚班的调车员。

“我们这个工作的确辛苦,要忍受夏天的酷热,还要忍受冬天的寒冷。”夏春华说,严寒季节经常发生调车人员的工作手套与列车车厢攀爬扶梯冻结在一块的情形,尤其是遇到雨雪天气时,工作人员都要攀爬在行进的车辆中,顶着风雪开展作业,脸被冻得皴裂了也毫无知觉,往往作业中一身汗,作业后一身冰,作业过程非常艰苦。

“铁路无小事,安全最重要,苦点也值了。”夏春华说,调车组里很多调车员都是退伍军人,他们吃得了苦,而且工作认真,保障了列车的安全运输。

文/片 本报记者 王琳 孙国祥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杨鹏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