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潍坊 > 新闻 > 正文

昌邑市民珍藏父母民国订婚证书 订婚证书见证“国共合作”的爱情

核心提示: 25日,记者见到了这张民国年间的订婚证书,这份证书不仅可以让我们了解到当年昌邑的订婚风俗,也揭开了一段“国共合作”的爱情故事。

1

8月25日讯(记者 蔚晓贤)昌邑市民章齐眉家中珍藏着一件宝贝。这件宝贝是章齐眉父母70年前的订婚证书,25日,记者见到了这张民国年间的订婚证书,这份证书不仅可以让我们了解到当年昌邑的订婚风俗,也揭开了一段“国共合作”的爱情故事。
  25日,在昌邑市民章齐眉的家中,章齐眉小心翼翼地向记者展示她们家已保存了70年的宝贝。这是一张长约50厘米,宽约40厘米的证书,由于时间久远,纸张的颜色已经泛黄。记者看到,证书的四周印着红梅、蝴蝶、相思鸟、鸳鸯等图案,设计很是考究。证书最上方写着“订婚证书”四个隶书大字,下面是从右到左顺序的竖排小楷,行文十分工整。章齐眉自豪地说,这张订婚证书见证了她的父母当年伟大的爱情和美好的姻缘,也是她们儿女纪念父母最好的物品。
  记者看到,订婚证书内文写着:章化方系浙江省永康县人,岁巳未年二月二十八日寅时生。刘花英系山东省昌邑县人,十八岁,己巳年十二月十六日已时生。今由林溶、刘振干先生介绍谨詹于中华民国三十五年十二月十九日下午三时,在昌邑县西岩乡刘家辛郭举行订婚仪式。恭请张文堂先生莅场证明从兹。缔结良缘订成佳偶志同道合早经牢系赤绳意洽情投行看永偕白首花好月圆欣燕尔之将咏海枯石烂指鸳侣而先盟此约。订婚人:章化方,刘花英;证明人:张文堂;介绍人:林溶,刘振干;主婚人:李花村,刘纪琳;中华民国三十五年十二月十九日谨订。订婚证书最后有订婚人、证婚人、介绍人和主婚人的签名以及私章。
  这对新人不仅来自相隔数千公里的不同省份,更来自当年看来不可逾越的不同政治阵营。章齐眉告诉记者,她的母亲刘花英是昌邑县刘家辛郭村人。订婚时已经加入中国共产党,当时是潍坊妇救会队长。父亲章化方(后来改名章正含)是浙江永康人,黄埔军校毕业,国民军炮兵少校营长。参加过三次长沙会战,1944年参加中国远征军,1945年参加了在北京故宫太和殿举行的日军投降仪式,抗日战争中曾经7次受伤。
  那么,这两位分属两个党派阵营的革命者是怎样走到一起的呢?原来,章化方在滇西抗战时,小腿被日寇子弹射中。抗日战争结束后,他被送到山东潍坊治疗,因伤结束了15年的军旅生涯,内战炮火与他擦肩而过。在潍坊,章化方看到,连年战乱让群众日子过得很苦,不但缺衣少粮,耕地的牛和驴也都没有了,农民都自己扛着犁头去耕地。于是章化方发动部队官兵给群众捐衣服,把驴马借给农户耕种。
  “当时我父亲已经34岁,母亲才18岁,母亲被父亲的善良感动,两人擦出了爱的火花。”章齐眉说,父母亲的介绍人、证婚人和主婚人中有国民党员也有共产党员,当时大家都跨越了党派界限,祝福这对佳偶。有人笑称,这是一次美好的“国共合作”。
  1948年,章化方、刘花英夫妇迁至章化方老家永康居住。解放后,章化方因为身份问题一直被劳动管制。日子虽过得很苦,但刘花英不离不弃。章齐眉说,自己是1952年出生,当时父母给自己取名叫“齐眉”,就是表明他们要一辈子“举案齐眉”。
  改革开放后,章化方的处境好转,五个子女也都很孝顺,他们过上了安逸的生活。2008年,刘花英因病去世。章化方老人也于99岁高龄辞世。但章齐眉一直记得父亲把这张订婚证交给她时的话,“当然不像现在的结婚证具有法律效力,但签名那一刻,都是珍而重之的,签了名字,就是一世的承诺!”两位抗战老人,携手面对苦难,走完了恩爱一生。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杨鹏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